Category Archives: Waver 系列

WAVER SERIES: SHIBAinc.柴犬工房創辦人Wing

柴犬工房,派「心」行動,發放正能量

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,而近年來柴犬更在香港大受歡迎,其可愛的外表及傻氣的行為,擄獲大眾歡心。SHIBAinc.柴犬工房創辦人Wing把自己所養的柴犬創作成卡通SHIBE,讓SHIBE成為大家的好友,懷著愛發放正能量。

Continue reading

WAVER SERIES: WOOW Designs聯合創辦人Angela Yuen

將故事融入生活用品 「愛聽故事的人」冀啟發更多人

現今網絡科技發達,我們習慣在社交平台上講述自己的感受及故事。但正因為方便,令資訊泛濫,雖然我們記低的事有很多,但真正記住的往往少之又少。WOOW Designs的聯合創辦人Angela Yuen就選擇以故事作為創作靈感,將其融入在生活家品中,讓每一個人的故事或可以實物的形式延續下去,啟發更多人。

Continue reading

WAVER SERIES: FunNow營銷總監Erika Chiang

創新娛樂預訂平台 真正「即訂即用」

香港生活節奏急促,工作忙碌,旅遊成為不少港人的放假指定活動。現時我們足不出戶,在網上就可以買機票,甚至即日出走去旅行。FunNow營銷總監Erika Chiang就看準機遇,與創辦人建立消閒娛樂活動預訂平台,希望可以為提供當地的酒店、餐廳、Hidden Bar、按摩店等的娛樂,讓旅客及當地用家可以做到即訂即用,善用碎片化時間。

Continue reading

WAVER SERIES: 域圖設計有限公司創辦人Lillion Shek

打工為安全感? 創業新挑戰!

轉工容易轉行難,打工仔追求穩定,不少調查更顯示「安全感」為打工仔最重視的因素的第三位,但隨著年紀漸大,轉行愈來愈難,只能在老本行中發展所長,而域圖設計有限公司的創辦人Lillion深明此道理,故決定以創業來打造自己的人生,解除打工仔的束縛,接受創業的新挑戰。

Continue reading

WAVER SERIES: 亞毛工作室創辦人Alan Mok

攝影只是影相咁簡單?

結婚是一生人一次,一對新人穿上婚紗禮服,雙雙步入禮堂,笑容滿臉,幸福洋溢。最甜蜜一刻,當然要把它好好拍下、珍藏,將來翻看相簿,回想當天也禁不住心動臉紅。亞毛工作室創辦人Alan有十多年攝影經驗,「咔嚓」一聲,捕祝不同新人幸福一刻,拍下他們專屬的婚紗照,留作一生紀念。

Continue reading

WAVER SERIES: 網店milk_factory_hk創辦人Sonia

年輕人,有咩促使你創業?

眼前的Sonia一臉稚氣,與一般中六青年無異,但她說起話來頭頭是道,說到自己的興趣更滔滔不絕,腦內目標清晰,她就是IG Shop milk_factory_hk的店主,在網上售賣不同款式的鬼口水(Slime),她更於本年聚集香港41個Slimer,首度在The Wave舉辦鬼口水市集,讓各Slimer互相交流、分享。年紀小小已嘗試創業,為自己的興趣而努力,前途無可限量。

Continue reading

WAVER SERIES: 安怡居創辦人 Venny Chan

港人上車難,留學生找短期安樂窩更難?

香港人努力打工,窮一生的積蓄,也只為了一個安樂窩。置業對香港年輕人來說很難,對從外地來港的年輕人更難,他們離鄉別井,在港人生路不熟,只想找一個屬於他們的家,在放學、放工後能回到屬於自己的小天地好好休息。安怡居創辦人Venny致力為來港留學生及短期訪港人士尋找舒適的居所,讓他們雖身處外地,但仍有家的感覺,只要安穩舒適,到處也是你的家。

Continue reading

WAVER SERIES: 小醉工作室創辦人 Arco Lee

跳出Comfort Zone 實現書法創業夢

在香港,收入成為大多數人成功的唯一指標,有一份薪高糧準的工作或者比創業來得更合乎經濟效益。不過,建築學碩士畢業的李諾文 Arco 就寧願放棄建築師的工作,亦要創立屬於自己的小醉工作室,為傳授及推廣書法水墨,弘揚中國文化出一分力。

Continue reading

WAVER SERIES: 新華書城創辦人 Ken Wan

「唔想打死一份工」、「唔知自己想做咩」相信是普羅大眾不時會泛起的想法,故有不少初出茅廬的畢業生均會在短期內不斷轉行,務求可以找到最適合自己或薪金較高的職位或行業,然後庸庸碌碌地渡過餘生。但新華書城的創辦人尹健文先生(Ken)卻淘盡一輩子來從事文化藝術工作,因他深深感受到這就是他的興趣及終身事業。

Continue reading

WAVER SERIES: 自由身舞蹈工作者 Michelle Chan

舞蹈只是表演藝術?

「我舞故我在。」在鎂光燈下,觀眾聚焦在舞者身上,她一跳、一躍、一動,利用身體做出不同的動作,以身體表達自己的情感,盡力讓觀眾感受舞蹈的意義,她在享受舞台,同時透過舞台,把自己的所思、所想傳開,她就是舞者Michelle,對她來說,舞蹈不只是表演藝術,更是她活著的證明。

從迷失至找到方向
Michelle從六歲起學習跳舞,當中也試過迷失。她當時入讀了演藝學院,主修芭蕾舞,但自覺天資不足,不時與他人作比較,而課程亦較著重技巧訓練,多於情感上的表達,令她當下難以利用舞蹈連繫自己的情感世界,只追求技巧而逐漸迷失自我,常常想「到底跳舞是否適合自己?」、「我是誰?」等問題,但2008年的四川地震,卻令她反思舞蹈的作用,萌起舞蹈與治療的關係。

「身體受的傷,永遠不及心靈上的傷那麼痛。」看到有關天災人禍的新聞,她開始思考到底舞蹈是否只是一種表演藝術,還是有治療的力量?她由2008年起接觸舞蹈治療,過程中讓她重新體會到身、心靈合一的和諧,並在身體動作中感受自由的表達,她也想把這種感覺帶給受傷的一群,讓她們能發現自己的價值。於是去年她更到美國紐約就讀舞蹈治療的碩士課程,接觸有需要的人士,進行社區融合的工作。初期不少人自覺沒有天份或沒有舞蹈訓練而抗拒跳舞,但她卻不斷鼓勵大眾,「其實每人都有身體和動作,哪怕是一個簡單的呼吸都已經可以代表自己的心情狀態。每次看到小孩子自在率真的表達,不禁慨嘆人漸漸長大,愈來愈容易給予自己的枷鎖和限制。」只要願意跳出框框,你我也能正視自己,向大家表達最真實的一面,正如The Wave一樣,鼓勵各創業家,讓大家突破自己,其實你所認為不可能的事,也是可能的。

舞蹈為共同語言
跳舞是以身體來溝通,無需言語,一個眼神、一個動作,大家都可以一起感受快樂。她喜愛跳舞,認為跳舞可拉近人與人間的距離,她有一次到緬甸旅行,言語不通亦無阻她與當地小孩溝通,當他們手拖手圍起圈來,放聲高歌,簡單的節拍與聲音成了他們的共同語言,一起隨歌起舞,笑容在臉上綻放,令她感受到跳舞帶來的快樂,發覺世界因舞蹈而變得和諧,雖然大家素未謀面,甚至彼此的姓名也不知道,但那一刻大家的身心也很貼近。她表示有些跳舞學生患有腦麻痺症,身體活動上有阻礙,但他們在跳舞時只以眼神交流,便能明白對方,溝通不只利用言語,更可以身體,而最重要的就是需付出真心,給予耐性與對方建立關係,把自己融入對方的世界,信任彼此。而The Wave亦予以真心對待創業家,希望能在創業路上助他們一臂之力,故會舉辦不同活動來凝聚各界,拉近大家,更盡心為創業家提出想法,給予信心,信任才能讓關係變得持久。

跳舞動力源於愛
二十多年來一直跳舞,愈跳熱愛愈濃,Michelle從芭蕾舞、現代舞和即興舞蹈皆有涉獵,她鍾情於芭蕾舞對動作的要求,以及所綻放的氣質,同時喜愛自己在現代舞情感的展現,和在即興舞蹈中以身體直接地回應當下,她就是喜愛以身體舞出生命的故事。實現夢想的途上,雖然困難重重,為何她又會堅持跳舞?她認為其跳舞的動力是來自對周遭人事物的一份愛,「看見世界的戰亂、種族歧視、全球暖化、社會公義的問題等,令我感覺到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無力感和絕望,但這些感受反成為我繼續創作的靈感和動力,讓我從舞蹈中體會到真摯的人性及真善美分享給更多人。」她指在美國讀書時,不時也有留意本港的新聞,惟近年來學童自殺、情緒困擾的新聞不斷,令她感到十分痛心,生於斯長於斯,到底自己能為香港做些什麼?跳舞是她擅長、熱愛的事,故她決定繼續堅持,待回港後貢獻社會。The Wave作為B Corp (共益企業) ,當然支持Michelle的發展,望能共同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。

× 馬上查詢!